分享到:

戴口罩成今夏第一“酷刑”?清涼口罩真能“涼伴”嗎?

戴口罩成今夏第一“酷刑”?清涼口罩真能“涼伴”嗎?

2020年06月01日 15:50 來源:中新網微信公眾號參與互動參與互動

  “求求各大有清涼類產品的日化企業,騰出一條生產線做清涼口罩吧!孩子要扛不住了!”

  伴隨著溫度的日漸上升,戴口罩出門的痛苦感也直線飆漲,甚至被網友們戲稱為“今夏第一酷刑”,不少人開始期待口罩也“降降溫”。很快,有的商家就盯上了這個風口。

圖為兒童在噴泉中玩耍。中新社記者 韓海丹 攝

  優衣庫“真香”,布局“夏日口罩”

  據日本《日經新聞》報道,日前,日本服裝品牌優衣庫(UNIQLO)母公司迅銷公司社長柳井正在接受采訪時表示,將在今年夏天涉足口罩業務。這款“夏日特供”口罩主打的賣點就是解決夏日佩戴口罩時的悶熱。

  如何做到呢?據《日本時報》報道,優衣庫此次祭出的大招是其獨家材料——AIRism。作為優衣庫的拳頭材料,AIRism此前多用于優衣庫內衣系列產品。它主要具備四大特點:速干、透氣、涼爽、防臭——這也確實是大家夏季佩戴口罩所渴望的。

  在優衣庫的官方旗艦店上,目前在售的AIRism系列產品共有100余種,多款月銷量都在萬件以上。其中最受歡迎的是一款防曬衣,銷量在整個旗艦店排名第三。不難看出,這款材料可以稱得上是優衣庫的“夏日擔當”。

  價位方面,在售的AIRism系列產品價格分布在39元至199元之間。而據日媒報道,優衣庫口罩的價格未定,預計在1000日元左右,折合人民幣66元。這個價格也引來不少網友吐槽太貴了。

  優衣庫此次轉產口罩之舉,也充滿了“真香”的反轉色彩。4月份的財報會上,面對疫情,柳井正曾依然堅持:“比起口罩,將通過服裝來做貢獻”。

  同時,據日本廣播協會(NHK)報道,日本首相安倍晉三25日宣布,從25日開始,解除包括東京都在內的首都圈4都縣和北海道的緊急狀態,這也標志著日本全國緊急狀態全部結束。

當地時間5月25日,東京新宿區,戴口罩的人們穿過街道。

  迅銷集團方面表示,盡管日本各地區的疫情緊急事態宣言陸續解除,但作為預防傳染措施,消費者對口罩的需求依舊很大。面對向好的日本國內形勢,優衣庫是不惜“打臉”也要入局口罩市場。

  不過,有眼尖的網友發現了問題的關鍵:我戴口罩是為了防病毒。透氣好的口罩?那我還戴它干啥呢……

  在口罩的防護性能方面,優衣庫并沒有更多透露。這款布制口罩能否帶來驚喜,讓消費者們也“真香”,我們就拭目以待了。

  轉“衣”從“罩”,服裝業成轉產主力軍

  疫情之下,跨界生產口罩之風盛行。有人戲稱,你根本不知道現在一家口罩廠的老本行是啥。

  同屬于紡織行業的服飾業,憑借其現有的生產經驗和充足人力,入場門檻更低,生產線改造難度也相對較小,成為了此次跨界的重要力量。

  從Prada、Chanel、LV、Dior等高級時裝大牌,到快時尚品牌Gap、Zara、H&M,都曾將部分產能投入口罩的生產。

  5月12日,休閑品牌上海美特斯邦威服飾股份有限公司(美邦服飾)發布公告稱,因經營發展需要,公司擬在原有經營范圍的基礎上增加“日用口罩(非醫用)”等范圍。受此消息影響,美邦服飾當日開盤便漲停。

  但實際上,美邦服飾在2019年已陷入危機。2019年年報顯示,該公司營業收入54.63億元,同比下滑28.84%;凈利潤更是暴跌2145.2%,虧損了8.25億元。此外,美邦服飾在2020年一季度虧損達2.19億元。

  在此之前,我國另一休閑品牌森馬服飾也在3月5日發布公告稱,公司將在原有經營范圍中新增“日用口罩(非醫用)”等的銷售。

  森馬的日子也并不好過。年報顯示其2019年的凈利潤同比下降了8.52%。而在2020年的第一季度,公司凈利潤為1748萬元,更是比上年同期下降了94.96%。

  股票市場中一直有著“業績不夠概念湊”的說法??谡指拍钏坪醭蔀榱诉@些業績不理想企業的救命稻草,也引來不少業內人士的擔憂:大量上市紡企涉足口罩等領域,不排除其中一部分是為了蹭熱點或借機炒高股價。

圖為廣西柳州一紡織企業轉型做口罩。林馨 攝

  “以口罩為契機,觸發了我們的一些思考?!鄙R服飾董秘宗惠春曾公開否認“蹭熱點”的說法,稱增加口罩業務是基于公司未來長期發展考量的:“如果我們真的要蹭熱點,完全可以花一兩千萬投入兩條生產線,廠地也有,一兩個月就可以生產出來?!?/p>

  宗惠春還表示,做口罩并不是森馬服飾的專業,也不是最擅長的。但森馬服飾的渠道很廣泛,可以讓老百姓更方便地買到口罩。

  疫情過后,過剩產能何去何從?

  1月25日,800萬只;2月29日,1.16億只……僅35天,中國口罩日產量就增長約13.5倍。

  3月1日至4月4日,38.6億只;4月5日至4月30日,239.4億只……僅兩個月,中國驗放出口的口罩就達278億只,約為去年全球口罩總產量的3倍。

  我國口罩能迅速從奇缺轉向充裕,大量企業的及時轉產功不可沒。疫情影響下,不少服裝企業暫停營業,面臨巨大的經營壓力,轉產口罩是響應國家號召和維持企業運轉的雙贏之舉。

  作為我國休閑服飾界的“一哥”,潮流前線母公司搜于特也在疫情期間大舉投資2億元用來生產口罩。然而,由于在前期投入過高且產能遲遲無法提升,產能提上來后又已錯過了賺錢的黃金期,搜于特錢沒賺到反而造成了巨額虧損。其2020年一季度虧損7403萬元。

  搜于特的失手也為轉產企業敲響了警鐘,不少人擔憂在疫情過去之后,轉產企業很可能面臨產能過剩的危機。

  在2月份,對于不少企業擔心擴產或將帶來產能過剩問題。當時相關政策提出,疫情過后,富余的產量政府將進行收儲,符合標準的企業可以開足馬力進行生產。

  近日,國家衛健委等3部門發布的《公共衛生防控救治能力建設方案》中提到,確保醫療機構儲備質量合格、數量充足的醫用口罩、隔離衣、眼罩等防護用品,一般不少于10日用量。這一儲備口罩的指令下發后,對于口罩的需求及生產無疑會有巨大的拉動作用。

  但仍有業內人士認為,疫情是一個社會的特殊緊急轉臺,這種狀態下的市場需求還是具有臨時性,投機心態是非常危險的。是否轉產口罩還是要根據自身實際情況,充分利用原有資源才能正確發揮自己的優勢。

  炎炎夏日逼近,趕了晚集的優衣庫反攻清涼口罩不失為一種應變。對于眾多服飾企業來說,全身而退還是長線發展,是比是否入局還要難的選擇題。

  作者:左宇坤

【編輯:劉歡】
關于我們 | About us | 聯系我們 | 廣告服務 | 供稿服務 | 法律聲明 | 招聘信息 | 網站地圖
 | 留言反饋
本網站所刊載信息,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。 刊用本網站稿件,務經書面授權。
未經授權禁止轉載、摘編、復制及建立鏡像,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。
[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(0106168)] [京ICP證040655號] [京公網安備:110102003042-1] [京ICP備05004340號-1] 總機:86-10-87826688

Copyright ©1999- 2020 chinanews.com. All Rights Reserved

捕鱼来了手游 辽宁十一选五一定牛开奖结果 股票推荐网必涨 广东11选5专家计划 一定牛上海十一选五预测 11选5每期必中 秒速快3计划软件 中国石化股票分析报告 河北快三开奖规则 天津11选5平台 安徽快3遗漏号